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6章 谈心

第6章 谈心


中午休息时,严霜实在扛不住了。走到楼下的咖啡店,想买杯咖啡醒醒神。

    咖啡店老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,个子很高,打扮得也很有型。留了些许络腮胡子,当外人看进他的眼睛里时,总感觉他的眼神格外深邃。

    “一杯拿铁,少加奶?”他见严霜过来,笑问道。

    严霜是严重的咖啡脑,一天不喝就浑身难受的那种。当初她刚到这家公司,看见楼下有一家咖啡店时,直呼赚到了。

    介于她的经常光顾,这位帅哥老板已经将她的喜好牢记于心。

    每当她走进咖啡店,站在前台时,甚至都不用自己开口点单,就有人帮她点好了。

    严霜点点头,对老板点点头当打招呼了,买了单便坐到了厅里最角落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抹亮黄色身影在她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吧?”爽朗的女声在她对面响起。

    严霜放下咖啡,顺着声音看过去,表情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是白曼.

    原本惬意放松的心,瞬间极速紧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白经理。”她连忙直起身体,朝坐在对面的白曼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您喝什么?我去点。”严霜站起身。

    白曼一脸微笑看着她,说道:“已经点了,没有打扰到你吧?”

    连连摆头,严霜回道:“没有没有,我也是中午无聊,所以下来喝杯咖啡。”

    白曼又对着她笑了笑,笑得严霜毛骨悚然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恨不得立刻对白曼表明态度,说自己嘴巴特别严,打死都不会乱说的。

    正好咖啡送了过来,白曼端起喝了一口后,随意问了句:“早上你都看见了吧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对严霜来说仿佛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她不安地换了个坐姿,心里却想着,她能不能说没看见?

    老天爷为何要对着她一个小菜鸟使劲欺负?

    见严霜坐立不安,没有回答她。白曼对她安抚性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,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。但是,我想说的是,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应该都是错的。”白曼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项目部的人很擅长与人打交道,公司对外谈合作主要靠他们。但白曼今日却是单刀直入,没有采用那些迂回的话术,也没有拿领导的架子。

    严霜很明白,那句话她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。她瞬间就懂了白曼不是来警告她的。

    于是,收敛起浑身的不自在。严霜坐直身体,双眼平视白曼。

    白曼看懂了严霜的举动,其实她也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而已。

    双眼蒙上一层雾,她双手握着咖啡杯,微低着头,看着面前的黑褐色液体。

    缓缓讲述了起来.

    “我见他的第一面,是在公司初创立时,我来面试。当时公司就只有他和几位合作人面试我们几个。一进会议室的门,他就那样坐在桌前。我当时就觉得,我们几位面试者的简历被他拿在手上,都感觉精致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白曼或许觉得自己的形容有些幼稚,笑容里还带着一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一起来面试的三男一女,他唯独留下了我。毕业前我就知道自己很优秀,但不知为何,当初面试成功的那种感受,在往后的岁月里,我再也没有体会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您后来就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吗?”严霜见缝插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曼点点头,又继续讲道:“后来我才知道为何面试上的那一天,我会那么高兴。就好像那天,全世界的事物都变美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等我明白时,已经太晚了”白曼拿起勺子,慢悠悠地搅动咖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严霜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在我进公司一年后,他就结婚了。”白曼回答。

    严霜语塞,不知如何安慰她。这种阴差阳错的事情,还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而且她听说过,祁总与他过世的妻子是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白曼就算当时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事,大概率也是没什么结果的。

    “去参加他的婚礼,看着他笑得那么幸福。我才领悟到,自己一直以来的那种情绪,原来就叫做喜欢。”

    在严霜印象里,白曼给外人的感觉一直都是直爽、干练的女将之才。如今亲耳听到她如此剖析自己的感情经历,竟给人一种矛盾、冲突之感。

    “白经理,你值得更好的!”严霜安慰她。

    白曼本人如此优秀,追她的人肯定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醒悟之时也是我放弃之时。但是,感情的事情.”

    白曼停了停,感叹了一句,又继续道:“哪有那么简单.”

    “我拼命用酒精麻痹自己,但日日能与他见面,原本对我来说就是一种酷刑。”

    严霜想了想,还是问道:“那,祁总有没有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白曼一秒否定。然后苦笑道:“就算他有所察觉,应该也只会当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毕竟,他与他老婆的感情那么好,我的喜欢对他来说应该只是困扰而已吧。”

    “白姐,你这样的人,真的没必要.”去喜欢一个得不到的人。严霜的后半句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道理都懂,可是那个时候我年轻啊!我甚至觉得只要他愿意多看我一眼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哪怕是杀人都行!”

    白曼原本平静的叙述,因这一句偏激的话,而动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姐,你.”严霜没想到她会不经大脑,说出这样偏执的话。

    见吓到她了,白曼扑哧一笑道:“开玩笑的啦,杀人哪是这么容易的事,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眼神悠长,喃喃了一句:“而且,都过去了.”

    严霜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都过去了。白姐你现在也应该放下了。”严霜接过她的话,规劝道。

    “放下?不。”白曼摇头,继续道:“自从他老婆过世后,我感觉自己又有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?”严霜不明白了,她怎么能够这么执着。

    “是的,希望!现在他也是单身,我也是单身,为什么我们不可以?”白曼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.”严霜应该佩服她的深情的,但总觉她这样有些太过于偏执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你瞧见的时候,我刚被他拒绝,还被赶出了办公室。让你见笑了!”

    白曼笑笑,她也不怕丢人,反正自己那个样子,眼前的女孩子都已经见过了。

    严霜无奈,“你何必”

    “何必?可我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啊。”白曼低语,端起快要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已经40几岁的女人,还深陷在自己幻想的情感中不能自拔。别人的劝告似乎对她没有什么用处。严霜也只能闭嘴。

    她双眼看着白曼,郑重道:“白姐,今天早上的事情,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敢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这么多,不是怕你对外说,而是我太痛苦了。公司里的都是共事多年的老友,和谁倾诉这种事情好像都不行。所以今天可算是让我逮着你了。”白曼半开玩笑对严霜说道。

    严霜无奈笑了笑,她这是稀里糊涂地就成了别人的情感树洞了吗?

    经过中午这短短时间的谈话。对面这个原本利落、明媚的女人,现在在她眼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为情所困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白姐,有一句话不知”她斟酌开口。但没等她说出对面的白曼就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别磨磨叽叽,直接讲吧!”果然,除了感情。行事作风还是那个爽朗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.我好几次都看见你醉醺醺地回来。对身体实在不太好。”严霜有些担心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听了她支支吾吾的话,白曼眼神瞬间变了,她看着严霜说道:“这么多年,你是第一个和我认识还没半年,就劝我戒酒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”严霜怕自己逾矩了,忙准备道歉。

    “我可太喜欢你了。”白曼伸过手,虚搂了一下严霜。

    严霜也回抱了一下她,还闻到白曼身上的苔藓香水味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会注意的。走吧,我们回去上班喽!”白曼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严霜抽空朝咖啡店的老板挥了挥手,示意可以收桌子了。便同白曼一起走进办公楼。

    有了咖啡因的支撑,下午又泡了一杯普洱,严霜总算是没那么困了。工作起来似乎也更加有干劲了,双手在键盘上打得啪啪响。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,一晃就这么过去了。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,严霜正准备按关机键。

    突然,电脑桌面像是水波纹一样晃荡了一下后,瞬间变得漆黑。

    这电脑又在发什么疯?严霜无语地看着黑洞洞的电脑桌面。

    自己关机?她探下头,看了看主机,灯还亮着啊?

    就在她头抬起时,一张女人的一寸正装照缓缓显现在电脑桌面上。

    从远到近,终于让严霜看清楚了这张相片上的人是谁!

    白曼!

    那个中午还和她在咖啡厅谈心的女人!

    在这张相片中,她本就明艳的唇角处,留下了一丝红色液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5053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