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16章 日记

第16章 日记


周末天气晴好,严霜懒洋洋地坐在汽车后座,将自己整个身体完全揉进了阳光里。

    最近总是阴天,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,父亲严律和母亲阮雪便想着回老家的老房子里收拾点东西带回家。

    正好碰上严霜不用加班,便将她一起带着了。

    两座城市相隔不远,但城市建设却天差地别。刚下高速,路边的油菜花和迎春花,将马路两旁点缀成了两条金灿灿的大道。

    让还有些寒意的初春,显得分外温情。

    “好几年没回来了,还是老样子。”阮雪看着窗外,对自己老公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说明这座城市一直没发展好。”严律边开车,边回答自己老婆的话。

    阮雪就知道他会这么说,白了眼自己老公,说道:“天天发展发展的,大家不用休息啊?城市中能有个这样疗愈心灵的地方多好。

    说完她还转过身,“是吧,小霜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想参与,这对夫妻一路上打情骂俏都没停过。严霜含糊地应了声,继续看着窗外出神。

    对于老家的记忆,她并不是那么深刻。其实这样想有些忘本,毕竟她在这座城市长到了十六岁才去另外一座城市上高中和大学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老家的一些事情,她真的好多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当时阮雪和严律是为了陪她上学,才到那座城市先租房再买房,随后便一直定居在那里。他们中途还回来过几次,严霜因为忙碌的学业与工作,几乎就再没怎么回来老家过。

    她有时想着陪他们回来一次,但爸妈总说不用,工作最重要,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不是她不想去记起,而是近年来无论她怎么去回忆、想象。总感觉有一段空白隔断了她的小学与高中时代。

    比如,现在这条路她记得,但这条路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她就记得不是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还有,她能记得自己童年的玩伴。但对于初中时期的一些人、事、物却怎么回忆都是模糊。

    她曾经问过自己的母亲,但得到的回答总是,那个时候她还小,记不得很正常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她也问过林晓,她们的初中时代是什么样子的。林晓总说她那个时候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,拉都拉不回来,再多问林晓就开始烦了,再也不肯同她说。

    她尝试过问自己老爸,但被他一开口即大道理的说话方式瞬间劝退。

    其实,人不记得自己的某一部分的记忆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这句话一直在她脑海里出现,她却忘记是谁对她说的了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严律停下车,对老婆和女儿说道。

    下了车,严霜看着自己家的老房子,是一栋二层小复式楼。

    这座城市的房价不高,当时严律和阮雪为了孩子更好的生活,咬咬牙就买下了。

    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栋房子的外墙已经有些许斑驳,院子里杂草丛生,看着就是很久没人打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啧啧,前几年你每年还请人来打扫,这几年你是一点心也不想操了。”阮雪用指尖推开院门,并不想弄脏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光说我,你自己不也把这里的房子忘得一干二净了。”严律抗议,这个家又不是他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说,但他一进院子,就开始用脚将院中的杂草踢开或者踩塌,估计也实在是看不过眼了。

    阮雪拿出钥匙,打开一楼大门,伸手推开。

    就在大门打开的同时,严霜跟在阮雪身后,看着一楼客厅里陈旧的家居,脑中突然一帧画面闪过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中,他们在老房子的客厅里,自己的母亲阮雪正在大发雷霆,将桌子上的杯子死命往地上摔。父亲严律则坐在沙发上,表情复杂且愤怒的抽着烟。

    而严霜,则是直挺挺地跪在地上,从背影都可以看出她浑身散发着倔强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往里走,站大门口干啥呢?”

    父亲严律的声音,猛地钻进意识中,严霜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好真实的画面,她都能感受到当时压抑的氛围了。可是,严霜的记忆中,自己从未被母亲罚跪过!

    阮雪也不是一个会随随便便就体罚子女的家长。除非,是严霜真的做了什么很出格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她,连忙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阮雪和严律一进门,就撸袖子开始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今晚他们三人还要留在这里过一夜呢。照屋子里这样乱糟糟的样子,可能要收拾到晚上才能好好休息了。

    拿起阮雪带来的干净抹布,严霜也开始帮忙擦桌子。掀开盖在家具上的白布,厚厚的灰尘感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.”被呛了一嘴灰的严霜,连忙拿起口罩戴上,顺便递了两只给爸妈。

    “去打扫自己的房间,这里我和你爸打扫就可以了。”阮雪给她安排任务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母上大人的话,严霜抬脚上二楼,捏着抹布推开自己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“咦惹.好大的灰!”

    房间不大,墙上还贴着她小时候追过的明星海报。由于时间太长了,海报上有几个角都翘起来了。

    严霜干脆利落地将海报扯了下来,“后面怎么还有字?”

    被她撕下来的海报,后面用黑笔写了一行小小的字,字迹工整,但颜色太淡想清写的什么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不会..什么,什么.放过“严霜都快把海报怼到自己眼睛上了,也看不太清那一行字到底写了个啥。

    算了,这一看就是自己的字,她那个时候也写不出什么有意义的话,最多就是中二病犯了无病呻吟罢了。

    将海报丢到房间外,她的目光又移到了自己的书桌上。

    用有些生锈的钥匙,打开中间的抽屉。嘿!这样看,里面还有不少宝贝呢!

    用两根手指将抽屉上面,像是一本书的东西捏出来后.用手指将书页捻开。这是什么?怎么花里胡哨的?

    里面用各种颜色的笔写下的字,还贴着不知在哪里剪下来的各种图案,或者某一版报纸上的一段话。

    拼凑出一页一页的少女心事?那刺眼的三个荧光色大感叹号,严霜都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不是,她以前这么有耐心和“品位”的?

    坐凳还没擦,严霜就这么弯着腰,用两根手指头慢慢往下翻,这一本都夸张极了,一点留白的缝隙都没有。

    卡通图案和荧光笔同时出现在上面,显得这本子里又热闹又拥挤的。

    严霜忍俊不禁地摇摇头,笑着翻到下一页。

    突然,就像是绚烂的烟花戛然而止一样,方才本子上的五颜六色全部都没了.

    只余下.

      话说,大家小时候应该都很喜欢做手账吧?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5043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