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22章 五杀

第22章 五杀


一大清早,严霜一进公司,就听说昨晚出事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箭步就冲到自己办公室,连忙打开电脑,看看有没有什么诡异的照片出现。

    还好,没有!她放松身体靠向椅背,心情顿时轻松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台电脑近段时间都很正常,严霜其实都快忘记,里面还藏着个什么劳什子预告系统了。

    所以今早路过公司门口的早餐店,听见同事偷偷讲公司昨晚又有人去世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和乐洁如此相同的诡异死法,着实给她吓出一身冷汗。早餐都没来得及买,就连忙跑回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”是余苏安高跟鞋声音。

    “确实.”严霜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严霜有些担心她,毕竟自己家的远房亲戚干得好好的,突然半夜在公司里死去。

    “心虚?偷东西吗?”严霜不信。

    “对啊,姑娘。我这个老婆子一会儿都来凑热闹的,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,不要一下班就宅回家里嘛。”卖花阿姨拉起她的手,劝道。

    严霜忙站起身。刘艳霞死了,自己多少还是要安慰一下余总监的。

    “帮我下去买杯咖啡吧,精神不好。”余苏安揉揉前额,交代严霜。

    可能发现的人看在她的面子上,所以才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没有通报。只是在她面前告状了而已。

    咖啡店老板从凳子上跳下来时,正巧看见了门外的严霜,忙朝她这个方向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人家朋友之间的聚会,她一个外人参加多不好啊。

    “正好,你们余总监在吗?”柯琴见她正准备进电梯,问道。

    “凌晨就被叫来了。”她知道严霜是想安慰她,于是说了句。

    等等,这个信息量一下子来得太多,严霜突然有点没理顺这个剧情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余总监稍等。”如果平时去帮余苏安买咖啡,她总会私下嘟囔两句。

    只是过去了一个晚上而已,这信息量大到,她不得不重复对方的话,才能有时间完整消化整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好,她半夜来公司偷东西,被昨天和她吵架的外卖员装鬼吓到。从三楼跌到一楼,也是同样摔到了后脑勺,当场就没气了。”余苏安按了按自己的额头,似是极度疲倦。

    余苏安面容疲惫,一看就没怎么休息好。

    “谢谢,不过我就不来了吧?你们朋友间的聚会.”连连摆手,突然被邀请的严霜,有些不太好意思拒绝。

    余苏安转移话题,正式进入工作状态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还是说,公司抱着侥幸心理?如果警察这次恰好没有查到那一天,是不是这个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?

    旋转楼梯转角处,那么高一个镂空,他们是看不见吗?

    严霜每次爬楼梯都要小心翼翼地不往那处走,生怕自己不小心脚一滑,就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继续讲道:“外卖员被抓住后说,自己原本就有异装癖,结果刘艳霞昨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说他不是个男人。所以他气不过,本来只是想吓一吓她,没想到”

    偷了不是第一回,说明有人发现过刘艳霞这样的行为。那公司里就没人阻止吗?

    看了眼一脸官司的余苏安,严霜突然懂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。人啊,还是得积口德!”余苏安给自己泡了杯茶,提提神。

    看见严霜的表情,余苏安突然想起她和乐洁之前好像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刘艳霞不像是偷东西会心虚的人。

    余苏安详细对严霜说明了,她熬大夜陪警察看见的监控内容。

    偷她纸盒?原来如此.

    好巧不巧,刘艳霞吵的这两次架,严霜都在现场。

    于是开口解释道:“起先公司以为是覃布冬的原因,准备拿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余总监在里面呢!”严霜回道,随后朝柯琴身后的小姑娘点点头。这位应该就是财务部即将到来的新同事了。

    还有她那台电脑上诡异的杀人预告系统.

    究竟是针对一个人,还是针对一公司的人?

    意思是说,现在造成一定死因的人也死了。正好把乐洁的死因全部推到她一个人身上,所以才把视频拿出来?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财务部要来一位新员工,接替乐洁的位置。我有时不在,你有空就带带她。”

    但今天看余苏安实在太累了,所以跑这一趟,严霜没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六一.二二三.一四零.七四

    昨天和刘艳霞吵架的外卖员?

    “我?”严霜指向自己,问是不是在叫她。

    严霜还是没说话。最近公司发生的事情确实比较多,但就是因为同样死亡事件一再发生,他们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?

    花店的美女老板也在咖啡店里面,她的身旁是.卖花阿姨?

    余苏安对她解释道,严霜从她的表情就看出,她其实也很不能理解这种半夜到公司偷东西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虽然半夜吓人这个做法很缺德,但原本也没想害死她。结果她自己心虚,自己从楼上摔下去了。”余苏安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见他点点头,她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谁知刚走出办公室,人事部的柯琴就带着一位小姑娘,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里面今天异常的热闹,她看见咖啡店的老板踩着一张凳子,正高举手臂挂气球。

    站在咖啡厅的玻璃门外,严霜正犹豫要不要进去。

    “对呀,要不要一起?”花店老板忙得脸都是红的,笑着问严霜。

    严霜仿若身陷迷雾当中,得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听完这些话的严霜,第一反应是非常愤怒!

    他们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合着乐洁死的那天,公司连监控都没让人查看?严霜一瞬间对这个公司失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好的余总监。她什么过来?”严霜也抛开那些坏情绪,应道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,花店老板和卖花阿姨的注意力也集中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员工在下面帮他扶着,免得老板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异装癖?”严霜知道自己一句接一句问得像个傻子,可这也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半夜潜到公司来,害了偷公司东西的刘艳霞?

    “这个外卖员,怎么知道刘艳霞会半夜到公司偷东西?”严霜很是不解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余苏安一看严霜表情不对,忙放低声音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”看着眼前几位真诚的目光,她再拒绝好像有些不礼貌了吧?

    而且抬头不见低头见的。严霜只好点点头,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不过我可能要下班后才能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晚上有聚会?”严霜同她们打了招呼,走到前台准备点咖啡。

    她俩正在一起绑彩带,看起来还挺有默契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.”她指指地上散落的气球和丝带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,警察凌晨来查案时,翻到同一个地点前段时间的监控才发现。乐洁的死,和她也有一定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乐洁爸妈过来后一直闹,公司怕把事情闹大,就推脱说那天的摄像头坏了。我也是今天才知道.”

    她和自己家人对老家的那些亲戚们估计也不好交差。

    “余总监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副总介绍来的。”余苏安的潜意思是,这事不是她做主。

    “她偷公司东西本就不是第一回了,昨天在外面和别人吵架时,还扬言说自己要守在公司一夜,看谁还敢偷她的纸盒。”

    见余苏安双眼都有些睁不开了,严霜让她进去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,人多热闹一些。而且宁阿姨一会儿也会过来哟.”咖啡店老板也开始热情邀请严霜,还怂恿卖花阿姨和他一起。

    刚走进办公室门的余苏安,看着直愣愣站在门口的严霜,高跟鞋声音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工作最重要。你一会儿只需要带着空空的肚子,过来吃美食就好啦!”花店老板显然很开心,严霜能加入他们的聚会。

    咖啡店老板将严霜买的咖啡递给她,也说道:“是的,这些都是小事情。你先回去上班吧!一会儿早点下来哦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5037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