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24章 手串

第24章 手串


酒过三巡,因为是红酒,几人也只是脸红了些,并没有多少醉意。

    “小霜到这个公司不久吧?”梅安喝了酒后,渐渐斜靠在后面的椅背上。她整个人放松下来,迷离的眼神看着严霜问道。

    将嘴里蛋糕吞下后,严霜回道:“差不多半年多了吧!”

    “和同事相处怎么样?如果被欺负了,记是下楼找我。”郝炘也接着问她。

    还没等严霜回答,他又自顾自继续道:“你就把我当你的哥哥,要是谁敢欺负你,我第一个冲上去帮你揍他们!”

    一边说还一边捏紧拳头,气得坐在他身旁的梅安捶了他一拳,“你喝多了吧?”然后怒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喝多了,一点红酒而已。我是说真的,小霜!”他突然坐直身体,凑近严霜。语气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应该是喝多了,严霜在心里下结论。谁会对着自己客户乱认妹妹啊,这多尴尬

    虽然,但是严霜还是耐心回答他,“没有人欺负我,同事们人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们哪里好了?”本来在不停捏郝炘的梅安听见严霜这样说,突然气愤地说了这么一句。好像特别不喜欢她的那些同事。

    然后又马上住嘴,随后抡起胳膊打郝炘,“都是你,都是你”喝了酒的她,倒是有些像小女生了。

    估计是公司的人来买东西时,给他们气受了。一旁偷笑的严霜,转过头想看宁姨是不是和她一样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却看见她拿着原本摆在桌面上的那串玉石,不停用手转动着。

    两颊酡红,眼睛不聚焦地看着店里的某一处。不知在想些什么!

    严霜瞬间就收起了笑容。今天晚上虽然一切都很温馨,三个人也都很照顾她。

    但她自进店,就总感觉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,她好似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位朋友.”严霜轻轻出声。

    还在打闹的梅安和郝炘,停下了动作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宁姨也仿佛被这严霜的声音唤回了神,同样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在了?”这句话一说出口,严霜立刻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万一是自己想多了,这样说人家朋友,她会不会挨骂?

    “你怎么”

    梅安表情骤变,不可思议地看向她。郝炘也立刻坐直了身体,眼神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这二人的表情过于夸张,那宁姨的反应则更为激动。

    她猛地转过身子,动作大到面前的酒杯都被撞倒在地上,发出了刺耳的杯子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被他们的反应吓到,严霜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乱猜的。如果冒犯了你们朋友,我愿意当面跟她道歉!”她急得直接站起身。

    见她都准备鞠躬道歉了,梅安连连将她拉着重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,“嗨!我以为你会什么读心术呢,原来是猜到的!”

    郝炘也慢慢收回探究的眼神。宁姨听完她的话,又重新倒回座椅靠背上,手上仍然在不停转动那串玉石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猜得没错。她过世了.”梅安很直白地解答了严霜的疑惑。

    见严霜还是很歉疚。郝炘递给她一杯饮料,安慰道:“没事的,我们这位朋友去世很久了,每年的这一天是她的生日,我们都会相约聚一聚,表达一下对她的思念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个开心的日子,所以就没有对你说明。是我们该抱歉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不用抱歉”是她太鲁莽了。

    严霜接过了饮料,还是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突然,身上一沉。是旁边的梅安趴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脸上红晕比方才更深了,严霜已经她喝醉了,忙转过身托住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小霜,你.不要不好意思,我.嗝.很开心你能过来!”

    她双手抓着严霜的一双手,顶着那张红彤彤的脸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盯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郝炘见严霜快要被梅安压到地上去了,忙过来扶起梅安,哄她坐好。

    他俩肯定是一对!

    但这次,严霜不敢再乱问了,刚才的事情已经够她窘迫好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梅安在大家不知道的时候,用红酒将自己给灌醉了

    郝炘拉住梅安乱抓的手,不好意思地朝严霜笑笑,说道“小霜,我得送她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送她回去吧,我一会儿锁门。”宁姨一边帮郝炘控制梅安,一边催促他们早些离开。

    严霜看着已经渐渐控制不住的梅安,问郝炘,“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也早些回去吧。这么晚了开车小心点。”他拖着梅安歪歪扭扭的身体,还不忘回头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天太晚了。你一个女孩子回家要注意一些。”宁姨也在一旁对严霜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那宁姨,我送你”严霜不放心宁姨一个人回去。

    宁姨摸摸她的脑袋,看着她的眼睛里,有严霜看不懂的东西,“我家就在旁边,很近的。你快些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宁姨我先走了。”严霜看着郝炘和梅安越走越远,也开始对宁姨道别。

    “嗯,注意安全!”宁姨站在她的身后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,严霜晕着头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原本乐洁的位置上突然坐了个人,她顿了一下,方才想起昨天这个岗位上新来了一位同事。

    “霜姐,早呀。”易轻轻站起身,对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早呀。”严霜微微颔首,朝她笑笑,走进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谁知,易轻轻直接跟了进来。她靠在严霜的桌子旁,似有话要说的表情,但又一直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?”严霜见她一会儿皱眉,一会儿咬唇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.霜姐。虽然昨天舅舅批评我了。但我不问清楚,心里总是不舒服。”易轻轻见她问起,眨眨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问,你那个岗位上一任的同事吗?”严霜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易轻轻听了她的问话,连连点头,“我实在忍不住了。霜姐,我来报道的那一天,在休息室听到一些八卦来着”

    她见严霜这么直接,咬咬唇也很干脆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霜姐你说,我们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呀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5035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