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25章 开会

第25章 开会


易轻轻直接当场扔下了一颗核弹,将严霜炸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她要是问这个,那她俩可就有得聊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问?”她故作镇静,开口问易轻轻。

    易轻轻忙朝她走近一些,低声道:“我第一天过来报道时,舅舅刚好不在,他就让我去休息室等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好好在休息室的内室坐着呢。结果来了两位姐姐,我听她们悄悄在讲”

    易轻轻说到这里,突然朝门外看去.

    吓得严霜也有些紧张,作贼心虚地朝那处看去,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虚晃一招,易轻轻又凑过来对严霜说道:“她们说,我们公司被诅咒了.”

    她甜美的嗓音,含着笑意说得这句话时,顿时让严霜感觉毛骨悚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被诅咒了?”被谁?这是她听到这句话时,内心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严霜追问。虽然这些传言不可全信,但易轻轻的表情明显还有话没讲完。

    “然后.”易轻轻靠近严霜的耳旁。

    悄声对她讲道:“我舅舅就进来把我拖走了”随即,状似无奈地摊摊手。

    “.”她现在把新人揍一顿,会不会被扣工资?

    自己为何要浪费美好的早餐时间,听一个半吊子新人讲这种半吊子传言?

    见严霜自顾自坐下,不理她了。易轻轻忙扯了扯她胳膊,“这种事情只听一半,真的很难受的。所以我才过来问霜姐知不知道嘛。”

    你也知道很难受啊?

    塞了一口包子到嘴里,严霜鼓着腮帮子回道:“不知道!”这家伙难道看不出自己爱而不得的便秘表情吗?

    “那好吧”见易轻轻失望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严霜心里却在想,是时候把乐洁的事情移交给易轻轻了!

    午休时,严霜在睡梦中被吵醒。

    是一男一女在吵架,虽然声音压得极低,但她还是听出是从余苏安紧闭的办公室里传出的。

    “能怎么办?那件事情大家都有责任。现在你们是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是余苏安的声音,她已经尽力在控制自己的音量了,但严霜还是隐隐约约能听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而是要在公司杜绝这些谣言!”

    这声音.是鞠奕部?

    什么谣言?难道.是易轻轻早上听见的吗?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传的,而且这是谣言吗?这就是事实!”余苏安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尊重自己的上司,她的语气中甚至还透出几分嘲讽。

    “余苏安,你要记住自己是高知识分子。这种迷信的话怎么能从你嘴里说出来?”鞠奕部也不复往常的儒雅,用词甚是尖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迷信?万一真是她回来了呢?当初我们可是一个人都没有放过她!”余苏安反问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!”鞠奕部的声音开始气急败坏,音量也提高了一些,“我懒得和你吵,反正你注意一点!”

    严霜赶紧趴回桌上,将毛毯往自己身上一盖,假装蒙头大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下一秒,余苏安门被大力打开,然后又被轻声关上。

    严霜从毛毯的缝隙中,眯着眼睛看见鞠奕部虽怒气冲冲但还是轻手轻脚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再次鸦雀无声,她却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讨论的是谁?她原本以为公司内疯传的谣言是白曼死后复仇。

    但方才听他们争吵的内容,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会和她这台电脑上的杀人预告系统有关吗?难道真有冤魂回来复仇这种事情?

    如果真有,那又是谁的冤魂?

    过了半晌,严霜才发觉自己被最近公司的气氛给带偏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生在红旗下,长在春风里的入党积极分子怎么会相信这种鬼神之说?

    于是,她一边唾弃自己,一边从自己包包里拿出上次和林晓去寺庙里求的平安符,挂在旁边抽屉的把手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她准备再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下午有个全员大会,老板亲自回来开。按以往的经验,应该,嗯至少是一下午的时间!

    话说,自从公司死亡事件频出后,她基本就没在公司内部见过老板祁肇。

    这次可能也是抽空回来给他们开的员工大会吧!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,老板已经在上面滔滔不绝讲了快半个小时了,连杯水都没喝!

    严霜手上拿着本子不停在记笔记,脑袋早就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副总鞠奕部坐在祁肇旁边,恭敬的倒了一杯水递给他。

    祁肇眼珠都没转过去一下,一只手接过喝了一小口,润了润嗓子然后继续。

    原本会议是由几位经理先汇报自己部门的工作进度。副总鞠奕部再将公司整体的工作大致汇报给老板。

    最后由老板祁肇将会议精神升华一下,然后对各部门提要求、下指令。

    但今天有些奇怪的是,下午两点会议刚开始,祁肇就制止了所有人说话,包括副总鞠奕部。

    而后就是令严霜昏昏欲睡的半小时。

    她左手杵着下巴,右边还在奋笔疾书。突然左边胳膊被易轻轻一扯,她的下巴差点不小心磕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咋一天天风风火火的呢?严霜转过头看她,用眼神示意她有话写小纸条。

    易轻轻心领神会,将自己的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沙沙沙写了一大段话。

    然后用胳膊抵到了严霜手边。

    拿过来一看,上面写的内容让严霜忍不住在心中为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(老板一直都这么会讲吗?我好想上厕所呀!他为什么不让我舅舅讲一下,这样我就可以偷溜去上厕所了。)

    严霜将她那段话上的舅舅用笔划掉,另起一行,在下面写到。

    (你现在就可以去,上厕所而已,老板不会说你的。)

    然后学她,用自己的左胳膊肘抵过去。

    没过几分钟,旁边又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(可是我舅舅经常说老板很严厉,万一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说我,我脸可丢大了!)

    这次,严霜直接没回她,而是用笔将这段话全部涂黑!

    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!

    终于,台上讲话的声音停了下来。这么好的机会,严霜忙提醒易轻轻趁现在。

    鞠奕部见祁肇停了下来,将自己面前的话筒拉进,准备也讲两句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开口时,老板的声音又响起,似乎完全没想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办完大事的易轻轻回来,看见老板又开始口若悬河,拿过笔记本低头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她终于认真做笔记了,严霜也就欣慰了一秒钟,就看见笔记本大剌剌地再次被推到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(我舅讲了一分钟?这么快?)

    无力再帮她打掩护了,严霜回她。

    (没讲,安静听!)

    过一半分钟,传来的笔记本上面亮堂堂两个大字。

    (好的!)

    严霜握笔的手又开始痒了.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5034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