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50章 指责

第50章 指责


休息了一个多星期的严霜,拖着已经飞走的心思,今日正式恢复早八晚五的上班生活。

    余苏安本来在严霜受伤第二天,就打电话过来让她在家好好休息。还顺便告诉她,公司监控那晚并没有拍到可疑的人,询问她当时有没有见到那个人的正脸。

    公司那几台不靠谱的监控,严霜其实就没指望过。放的那个位置,除了能拍到自己员工上下班外,什么牛鬼蛇神都拍不到!

    现在还坏了几台,连自己员工上下班那晦气的模样都拍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,还没有自己那小小的针孔监视器厉害呢!想到自己那台监控时,严霜又连带着想到了鞠奕部。

    在家里休息时,刘琳打电话过来继续了上次两人在医院未聊完的话题。

    她说,自己的同事赶过去时,不仅仅发现在鞠奕部吊死在自己卧室里。

    他卧室的抽屉里,还有一封写给祁肇的信!

    写给祁肇的信?

    刘琳没有透露那封信的内容,严霜也不好过问。只是那天看她怪异的表情,严霜相信,那肯定不单单只是一封简单的信而已。

    她和易轻轻,明显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    她仿佛厌极了严霜,毫不掩饰对她的反感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不去送鞠总,是因为.”她还未解释完,易轻轻又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将自己看到的陈述出来。对不起,轻轻。”如果说到这件事情,那严霜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这让严霜一头雾水,自己被袭击后一个多星期没来上班,自然鞠奕部的葬礼也没赶上,她是因为这个原因责怪自己吗?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不是,她到底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清楚?严霜被她这几句越说越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轻轻.”严霜无奈轻喊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”见她惊慌的表情,严霜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是你将我舅舅的事情告诉警察的,对吗?”见她摆出无辜的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的易轻轻忽而大声质问了出来,将严霜吓得一震。

    可为何在自己将死之际,他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封信,是写给祁肇这个已经过世的人呢?

    而且还在世人都认为,他是杀人凶手的当下!

    严霜正在发呆呢,从她身后传出了一句幽冷的声音。声音里强烈的指责意味,她一时竟没听出是谁在对她讲话。

    说完后,又连忙转头看向门口,怕有看热闹的同事听见。

    别看了妹妹,严霜很想说。这个公司现在都没几个人来上班,谁还有空管我们说了些什么?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?”听她闭眼喊出来的话,严霜更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对警察说了什么?”她干脆换一个方式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两面三刀的人!”

    她的脑袋刚好,耳朵又要聋了。严霜忙用自由的那只手,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轻轻?”严霜柔声问她,以为她还沉浸在失去舅舅的情绪里。

    不是,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啊?解释也不听,还摆出一副谁欠了她一座金山的表情,要是这样,严霜可就忍不了了啊!

    “能好好说话吗?还是,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深深吸了一口气的严霜,忍着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,就算是说了,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。不论现在两人闹成什么样子,两个人以前的情谊不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一一一.二五三.二四七.六二

    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对面的易轻轻冷笑一声,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小姑娘已经转化成恼怒的表情,严霜大致明白了,她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再这样几个回合下来,一天都问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然后尖叫了好长一声,仿佛想掩盖住严霜方才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“说说.”她眼睛一闭,大声说了出来:“说我舅舅是为了祁肇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你居然还敢问!”易轻轻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严霜,又惊又怒!

    “我上次对你说.”她似乎不愿再说出口,气到身体不停起伏,又拿这样问的严霜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什么情谊,你这个大坏蛋!”易轻轻对着她,魔音传脑似的大声叫喊了几句,随后甩开她的手,跑回自己办公室,伏在桌上开始小声哭泣。

    看着她仿佛好几日都没有睡好的眼睛,泛着血丝。带着失望地盯着自己,严霜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警察有自己的判断,这是我作为公民应该做的事情。”她知道这样说,会显得太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?

    严霜本想对她好好说一说,这事根本没那么重要。她舅舅都已经过世了,她不回去陪正在伤心的家人,还跑来与她争执这些小事做什么?

    可当她把这些话说完后,她看见易轻轻的表情瞬间变得羞愤,她冲上来一把抓住严霜,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点是严霜怎么都没有想到的。他写给任何人,自己家人,从前的爱人。更甚者,他写给余苏安,严霜都不会觉得惊讶!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严霜逼近她问道,她不是故意要逼易轻轻,但她实不懂她到底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这件事情她只对刘琳一个人说过

    她相信刘琳,这是毋庸置疑的,所以.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你怎么可能会看到?”易轻轻瞪大眼睛,她看向严霜的表情,仿佛她是个智障。

    不是说自己怕易轻轻知道,她既然选择说出来,就不怕鞠奕部的家人来指责。

    就算是说了,不是事实吗?这能有多大的事?

    全公司,只要是最早一批元老级别的同事,谁不知这江山是鞠总陪祁总打下来的?

    “看吧,你终于承认你说了。”易轻轻眼睛里似乎一瞬间有了泪光,表情委屈到不行。

    余苏安今日不在公司,那是

    她转过身,看见站在她身后神情很是憔悴的易轻轻。

    且不说,自己根本就没对警察说过易轻轻对她讲过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“第一,我没有对警察说过任何鞠总是为祁总回国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再好好问最后一遍,要是这小姑娘还一直这副样子,就别怪她不奉陪了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嘛

    如果易轻轻是因为自己对刘琳说出注射器的事情,那些骂她也就认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很明显不是,她莫名其妙地被易轻轻吼了一顿不说,还差点被吵聋!

    能不能有个人过来告诉她一下,她没来上班的那些天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5009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