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86章 偶遇

第86章 偶遇


“我还吼妈妈了?”严霜语气有些着急,不小心打断了严律的话,又转头看了眼洗了碗不知又在忙什么的阮雪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吼,你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。整天不吃饭、不睡觉,还不去不上学。多说两句你就开始尖叫,时不时就往湖边跑,怎么拉都拉不回来。于是.我们怕你出危险只好将你关在房间里。”严律吹了吹茶叶,慢慢喝了口,叹了声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,有说什么吗?”这真的是自己吗?

    “除了让我们放你出去,什么都不愿意和我们说。带你去看病和要了你的命似的,将你关在房间,你就系条绳子自己滑下去。现在想想,真是像极了没驯化的皮猴子。”已经时过境迁,严律讲起来也没那么沉重了,还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“爸~”倒是严霜不乐意了,好好的女孩子谁愿意被叫皮猴子啊?

    “好好,你最美了对了,我想起来了。”严律原本牵起的嘴角,略微平整了一些,看起来有些严肃“你有说过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严霜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有一天,你又自己偷跑出去,可能是精神太过于紧绷,晕倒在了湖边。我和你妈抓住机会就想赶紧将你送去医院”他的表情开始凝重。

    “结果你在去医院的路上醒了一次,模模糊糊地好像说了一句什么.杀了他,还是杀了他们什么的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?”自己居然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吗?

    “我和你妈当时都吓坏了,生怕你刚才遇到了什么坏人,以最快的速度将你送去了医院。”严律看向女儿,情绪有些复杂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确诊了,你有一点点小小的心理疾病。”严律伸出手,比了比小拇指。似乎怕严霜有心理压力,他说这句话时语气格外轻松,轻松到甚至有些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知道严律的良苦用心,严霜便也没再说,自己已经知道了病名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看心理医生啊治疗啊……”严律两句话带过,然后继续道:“好在我的女儿很给力,没过多久情绪就好得差不多了。我们失去点记忆根本就不算什么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爸爸.”听了严律的话,严霜泪水瞬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,她努力忍住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是啊.”阮雪此时也端了盘水果,放到严霜身前说道:“好的记忆才留住,不好的记忆咱才不要呢!”

    “嗯”严霜鼻音浓厚地回答爸妈。

    自己生了这么奇怪的病,那一段时间爸妈肯定快要崩溃了,不仅要顾着她不乱跑,还要费尽心思地带她去治疗。

    难怪她记得似乎是在自己中考前后,严律换了个工作经常待在家里,她当时还怪父亲怎么换工作了也没对她说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可能就是为了更方便地照顾自己!

    “有些回忆.失去的就失去了,只要前方是一路繁花就好。”严律见自己女儿泪眼婆娑的,拍拍她的头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的女儿前路必定一路繁花!”阮雪抱着严霜,蹭了蹭女儿的脸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您和爸爸也是,我们都是。”严霜撒着娇说道,抱着阮雪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这就有点肉麻了啊!大早上的,再哭下去一会儿还出不出去的?”严律在旁边提醒她们。

    “你爸真是讨厌.”阮雪嗔怪道,顺手喂了块水果给严霜。

    嚼着咸咸的水果,严霜被阮雪推去卧室换衣服,说半个小时后出发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的严霜却在想,自己那段时间到底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居然会情绪大变,导致最后记忆缺失?

    杀了他或者是他们?他是谁?他们又是谁?

    看爸妈的反应,应该是不知道。不然以严律的性格,早就找过去了!

    林晓应该是在自己得病后,才发现的不对劲。所以她应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身边最亲的人都不清楚当时的情况,如果她最终记忆还是没有恢复,那件事可能真的就成了永久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还在继续磨蹭的严霜,听见阮雪在门外叫她。连忙应了声,随便套了件衣服便同爸妈出了门。

    严律的生日快到了,阮雪老喊着要给自己老公买件衣服,拖着严霜三个人就来到了附近的商场。

    严霜喝着奶茶,见阮雪每经过一家店就要把自己老公拉进去试一试。随后又看着严律一脸害怕地使眼色让自己过去救他。

    她只能耸耸肩,对自己老爸的求救她也无能为力,然后悠哉地吸了一大口奶茶。

    “严霜?”有些熟悉的嗓音,从另一家店门前传来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是谁在叫她,却看见了柯琴,一个这个时间点应该在公司上班的人。

    “柯琴?你.出来办事?”严霜看看她身后的服装店,睁着眼睛说着瞎话。

    “不,严霜。我和你一样,已经离职了!”柯琴笑着回答她。

    这倒是自己没想到过的答案,于是她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提的呀?”

    见严霜有些吃惊,柯琴笑了笑,回道:“我没提,直接摔桌子走人了!”

    这么潇洒?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?严霜真的好想八卦一下!

    思索了好一会儿,她抬起头认真问道:“工资发不?”

    “.”柯琴似乎有些无语,没有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啦”发觉自己问得太过直接,严霜开始弥补。可没等她开口,就被柯琴愤怒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工作我实在做不下去了,谁爱做谁做,老娘反正是不奉陪了。”她语气愤愤道。

    觉得不解气,又加了一句:“工资爱发不发!”

    “这”见她这样,严霜小劝了句:“不要和钱过不去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懂!”柯琴没回她,而是朝严霜走近了一些,认真问道:“你为什么每天和一个杀人犯共事,还能这么欢乐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严霜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柯琴一句话,严霜手里的奶茶差点掉在地上。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先问哪一句?她和谁共事,谁又是杀人犯?还是先反驳柯琴,自己上班并不欢乐!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4973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