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98章 梦境(五)

第98章 梦境(五)


在家里待了好几天的严霜,不管身体在做什么,脑海里都一直反复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已经失眠好几天了,或者说她已经失眠好久了

    就在严霜以为,今日又是个不眠之夜时。在迷迷糊糊间,她似乎听见有人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严霜”一女子的声音,幽幽渗进脑中。

    “谢什么?”她在心里回答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让我重见天日.”女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.”还未问完的话,伴着严霜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最后.变成一碰就碎的烟灰色,被风一吹,猛地就消失不见了

    待她身上的裙子完全消失后,身上的皮肤也没了几处是完整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住了嘴。严霜低下头不停想着,该怎么对宁灵说,自己知道了未来会害死她的凶手是谁呢?

    严霜愣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抬起脸解释道:“对不起,宁灵。我见到你没有不开心,只是我最近.”

    她站起身,先看了看自己的身材。她可不想每次从梦里来这里时,都是一矮冬瓜形象。

    严霜不可置信地慢慢向后退去.

    可就在她动身的一刹那,坐在地上的那具骨头架子,突然慢慢动了起来.

    它姿势别扭地站起身,随后径直朝严霜走了过来!

    “别过来”严霜虚张声势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朦朦胧胧恍恍惚惚她好像又梦到了熟悉的地方。只是这次的时间是白天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收回眼,严霜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宁灵淡淡摇了摇头,看着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水,微微出了神。

    严霜问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严霜突然发现,从方才自己身边就开始没了声音。这个地方她唯一能听见的,宁灵清浅的呼吸声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然后动了动身环顾四周,茫茫天地间,却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她似乎没有以前开心了

    “没没事的。我只是随口一提。”想了想,她再一次问出自己心中真正所想的,“你最近好吗?”

    过了很久,她仿佛才回过神,问着身边的严霜:“你上次说的那些死亡事件,后来有进展吗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,可以同我说。”严霜也慢步走到她身边,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记得我了。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,才让你记住了我的名字。”宁灵笑道。

    严霜愣了愣神,看着眼前依旧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女子。

    宁灵听见这个问题,翘起的嘴角缓缓平了些,回道:“我吗?”

    如果自己的记忆没错,这里不应该.还有一个人吗?

    严霜试着跺跺脚,更觉诡异了。她竟然连自己跺脚的声音都听不到,看来不是她聋了,就是这地方有问题!

    她伸出手交叉摸了摸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宁灵?”她喊了声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是啊,长大真的好累”这次,严霜并没有反驳她。

    想做什么.就去做吗?如果是让大家都不开心的事情,但可以找到最终的答案,也可以去做吗?这个问题,严霜并没有问出来。

    可待她站起身,还没来得及走远时,就看见.

    原本坐在她身边的宁灵,脸上的皮肉开始溃烂、掉落。

    严霜看着她的五官,与宁馨电视柜上的照片渐渐重合到一起。她想说,这一次自己不仅记得她的名字,还知道了她是谁。

    一一一.二五三.二五零.一四八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严霜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.”宁灵回答,然后在草地上坐下,“严霜,长大真的好累啊!很多事情,原来并不是我想得那样美好。”

    皮肉掉落后,里面的白骨渐渐露了出来.

    渐渐地.能看见白骨的面积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.

    不过两分钟的时间,原来坐在那里的宁灵,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副骷髅架子。

    “好看,是我想象中的样子。”宁灵点点头,回道。

    随后想起了什么,皱了皱眉头,开口说:“上次说帮你打听的事情,我问过我那位朋友了。他说从未听过什么杀人.什么系统。他让我问你,是不是什么游戏之类的?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,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这是梦里,根本就不是现实生活!就算是说了,也不能避免那些事情的发生!

    内心斗争了好半晌的严霜,开口说道:“我很开心见到你,真的.”

    严霜缓缓从草地上爬起身,自己怎么躺在了草地上?

    见她没有回答自己,宁灵将头发别到耳后,说道:“你现在就可以不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用接受。”宁灵即刻接过话,“谁说人长大了,就要被迫接受那些污糟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一辈子不长大就好了”宁灵叹道。

    远处的大桥上甚是热闹,但湖边却是一个人都没有。连平时练习骑车或者跑步的人也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可下一瞬,严霜就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。她控制自己不要惊呼出声,以最快的速度远离那里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用接受吗?”严霜眨眨眼,没想到她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宁灵!”她下意识喊出了那女孩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维持着双手抱住腿的姿势,可身上露出来的皮肤,全部开始肉眼可见的,以最快的速度腐烂下去

    还有,她身上那件白色的连衣裙,从原本的纯白色变成了灰黄色,然后渐渐破烂、腐化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严霜问道。想起宁灵的遭遇,她有些心疼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做什么就去做,不开心也可以不笑。”

    但是,她明明刚才还坐在自己身边啊?

    奇怪,怎么这么安静?安静到连任何一丝别样的声音,她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严霜,你要记得。没有什么事情,比自己舒心更重要!”宁灵转过头,看着她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严霜没想到她还记得,于是点点头,回道:“有的,可事情比我想象的还难以让人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小霜,我终于看到了你长大的模样。”宁灵轻浅地笑着,转移话题对严霜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聋!”身后传来悦耳的声音,严霜瞬间转向来人。

    但很明显,对方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就见它骨头咔嚓了几声,缓慢地朝她这处移动而来

    严霜拔腿就跑,但此时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定住一般,无论她怎么挣扎,都动不了半分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地,看着那具白骨,以极其可怕且别扭的姿态,朝自己慢慢走来.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4961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