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第99章 夜半

第99章 夜半


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严霜从被子里伸出手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没错,她又做噩梦了。

    梦醒后,严霜的鼻腔里似乎还能闻到,潮青的苔藓夹杂着腐烂的玫瑰花,那种糜烂的腥甜味。

    她有些后怕地不停回想,梦境最后那可怖的场景。她慢慢地将手伸进了被子里,露出的脚也缩了回去。突然床头柜上的手机,响起了刺耳的铃声。

    被吓得身体抖了一抖,严霜嘴唇嚅动了两下,然后挪动着身体靠近床头柜。

    做了好半天心理建设,才快速地伸出胳膊,拿起手机。

    02:40,方正!

    这小子!他今天不说个一二三出来,明天就彻底绝交!

    嘴唇又蠕动了两下,严霜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!大半夜扰人清梦这个做法,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!”严霜接电话的语气,明显比平时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那边没说话,甚至连个基本的解释都没有。严霜将手机拿近一些,仔细听了听。听见那边有呼呼的风声,好像还有谁的闷哼声?

    “喂?”她瞬间感觉那边的气氛有些怪,于是又喂了声。

    “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?”严霜很是有些不耐烦,刚准备把电话挂掉,那边传来了方正干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严霜.”喊了一声,又不讲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大半夜打电话过来,就是为了喊一声看我答不答应?”她彻底怒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听故事”方正幽幽地说了句话。严霜听了这句话,好半天没反应过来.

    不是,这人半夜两点!喊她起床!听故事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?”严霜不想骂这么文明,但她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过来听故事.”方正又说了声。

    严霜方才刚做完噩梦,此刻听了他的声音,心里顿时又升起了一股凉意。

    就感觉他好像整个人,被别人给抽取了魂魄,只余下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在与自己对话。

    “你你不要吓我啊大哥!这一点都不好玩.”她终于开始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是方正的声音吗?为何就像是被硬生生从喉咙里挤出来一样,既干涩又僵硬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吓你。到公司天台来吧,有人要给我们讲故事。”方正这次终于多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“公司天台?你怎么进去的?”严霜的脸,立刻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等他们走,等了好久.”他喃喃道。

    不对,她怎么总感觉,方正在说话时,旁边似乎还有个男人的声音?

    “你去天台干什么?”不会是自己想得那样吧?可是为什么又是天台?

    他们怎么总喜欢扎堆在那地方做坏事?

    “不光我一个人,还有祁郢.你也来吧!”方正用毫无任何感情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果然,刚才她脑海里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,但令她没想到的是,方正真的已经疯得如此彻底了。

    而且祁郢又从拘留所出来了?他们家的动作是真挺快的!

    严霜满心的疑惑还未问出,就听见那边一声响亮的巴掌,随后是什么被撕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说句话。”方正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救救命啊.严霜!”那边的祁郢仿佛见到了救星一样,声音颤颤巍巍地对严霜喊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严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她拿着手机的右手紧了紧,说道:“方正,你不要做傻事。警察正在查当年的事情,你耐心一些!”

    “冷静.呵呵你冷静吗?”严霜听到了一声响亮的类似拍西瓜的声音,随后是祁郢害怕地喊叫。

    “我不像你,至少我有在耐心等待结果。”严霜回道。

    “等待?结果?严霜.”

    方正用不同于以往,异常阴寒的声音叫了她,随后说道:“如果你真的甘心等待结果,那天就不会在警察还未查清时,第一时间告诉我宁灵的尸体被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却反过来让我不要做傻事?”方正嘲笑她。

    “方正,你听听自己说的什么话?我是知道宁灵对你很重要,所以没忍住告诉了你。可我哪里知道你会这么冲动?”严霜眼神一闪,随后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严霜。在宁灵的事情上,我们的想法绝对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都有共同的目标,不是吗?”方正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严霜深吸一口气,“天台,是吧?我马上过来!”随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的严霜,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,随后轻轻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她以最快的速度,赶到公司楼下。

    上楼时,怕被守门的大爷认出来,她故意遮住了自己的脸。但下一秒看着里面呼呼大睡的大爷,她感觉自己费事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这个公司已经彻底衰败了下去,直行电梯也停止了运行。严霜小心踩着阶梯往上爬。

    整栋办公楼,都响起了她走路的回声。

    待上到六楼时,她平复了一下呼吸,才慢慢踏上了那半层阶梯。

    推开铁门,她四处张望了一下,竟没有瞧见方正的人影。

    又朝里走了两步,最后在左手处的拐角处,看见了一地的烟头

    烟头旁,是坐在地上的方正。他疲倦地抱着头,似乎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颓废的样子,严霜将想骂的话,通通吞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他这个样子看起来,也不过是另一个为情所困的男人罢了!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方正抬起头,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“嗯怎么只有你一个?”严霜嘴唇动了动,叹了口气略显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就等你了,讲故事的人马上就到。”方正踉跄地站起身,敷衍地朝她扯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你还吸烟?”严霜从未见他吸过烟。

    “偶尔.”他扶着墙,蹬了蹬已经麻掉的腿,一瘸一拐地走到围栏处。

    严霜目光跟随着他,见他慢慢将系在围栏上的一根绳子,一点一点地往上拉着。她缓缓地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方正的动作很缓慢,脖子上的青筋突起。他的整个手掌都被绳子磨得通红,但仍不遗余力地重复着往上提的动作。

    绳子接口处打了个死结,死结下面的绳圈里套着的.是一双手?

    看到这里,严霜急走两步到围栏边,一瞬间看清了那双手的主人是谁!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那人看见严霜,原本因为无力半眯着的眼睛倏地睁大,整个人开始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霜慢慢转头,无语地看向无任何面部表情的方正。

    他可真行啊!把祁郢绑上了天台上不说,居然还用一根不算粗的绳子将他吊在了半空中!

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4960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