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暗夜窥伺 > 130.第130章 自演

130.第130章 自演


“你说什么?”刘琳再也无法冷静,她失声道:“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?”

    严霜看向绿道,最前面一排站着这个世界上最关心她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摇摇头,她说道:“没有,证据就在我的卧室里,我已经将它好好锁在柜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针孔摄像头,有没有经过别人的手?”刘琳随即问道。虽然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就回过神来,但自己的工作,让她问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,公司里没人知道我安装了这个。当初本就是为了抓住幕后黑手,才偷偷装的。呵呵,可是没想到.”

    她觉得这件事情真的很好笑,于是笑声越来越大,“没想到,幕后黑手竟是我自己!”

    刘琳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,但看着严霜言辞凿凿,她就算想继续反驳,也无法找到切入点。

    这样的笑容,阮雪和严律也只在小时候的严霜脸上瞧见过。

    “如果经过查证你的话属实,你也许会牵扯到之前的命案中去。”她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很好玩,我心心念念想抓住人,居然是我自己!”严霜的身体无力地随着水流摆动,像是再无力抵抗这轻柔的湖水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她说的那样,监控是有人动了手脚的。会不会会不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,这件事情不是自己做的?

    随后,她才压低声音劝道:“严霜,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一步,一切都是有希望的。你要不要先过来,我们一起回去。我发誓,有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你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万一,是你不在公司的时候呢?你以前那家公司,公共监控都没有几处好的,你确定不会有人潜进你们办公室,做什么手脚?”刘琳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监控啊,他们能做什么手脚?我的图像一帧帧都在上面摆着,我还有得狡辩吗?”严霜知道刘琳是在帮自己,可事实胜于雄辩,她无法心安理得地为自己辩驳。

    “那我告诉你,你可以乖乖上来了!”刘琳白了她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见严霜似乎被自己说动了,刘琳连忙开口道:“这样,你把东西交给我,我带回警局找技术人员看看。有没有被人动过手脚,我们一查便知了。”

    刘琳盯了她好半晌,扎扎实实地叹了一口气,“你”她很是无奈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抓我吧!你上次也说了,凶手到现在还没找到。方正已经被抓了,除了我,还有谁会想杀他?”严霜越来越看不懂对方的表情,只能再一次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背在身后的手,给小助手偷偷竖了个大拇指。小助手得到了夸奖,憨憨地摸了摸自己的小寸头。

    刘琳似笑非笑地看着严霜,问道:“所以,这才是你今天非要投湖的原因?”

    刘琳的话,像是将已经走入死胡同的严霜,又活生生的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真的很想说,不管严霜做了什么,她都是他们夫妻俩的女儿。他只希望她一辈子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严霜摇摇头,也回答道:“据我所知,应该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浓密的黑发里夹杂的几根白发,平时看着不起眼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赞成!我们安心地将事情交给警方去处理,这样你就不担心了,对不对?”林晓也赶紧回过神,劝着严霜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刘琳也记起来了,“他说得没错!”

    看着一一劝她的几人,严霜的表情松动了一秒。可马上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又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骗我,这只是想让我上去的说辞罢了。我虽不懂这些,但这事情我做没做过,我自己心里很清楚!”她又恢复到面无表情的状态,拒绝听他们的任何一句话。

    阮雪见严霜不肯上来,她泪流满面地后退半步,哽咽到再也说不出话来。严律则扶住她,一脸焦急地看着严霜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真有先例。我记得,我们警局以前接过一个案子。有个小区的监控录像就被人篡改过。当时也是我们局里的技术人员恢复的。”刘琳身后的助手回忆道。

    严霜动容了一瞬,抬眼看向绿道上的阮雪和严律。她缓缓地对他们展开一抹灿烂的微笑。

    一一四.四一.八零.一二二

    “谁说不行?一般人可能不行,但对于专业人士来说,也不算难事!”刘琳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”虽然事实被好友血淋淋地摆在自己面前,但林晓还是不信。什么东西都可以作假的,她不信好友会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刘琳的反应让她很寒心。不管怎么样,她们也曾经是老同学。何必在知道自己杀人后,就一直用嘲笑的眼神看向她?

    愣了一秒,刘琳立刻反应了过来,她的表情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但是,连在一起怎么就听不懂了呢?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一开口就是大道理,女儿不爱听,所以到现在都不太敢乱讲话,怕刺激到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再一次懵逼了。她的这位老同学好像永远在自爆的路上,但说出话又满是破绽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琳说得有道理。你先上来好不好,小霜?”阮雪见严霜的态度,没了方才的决绝,也急忙再次开口呼唤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专业人士?”严霜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.”

    “祁郢死的那几天,我半夜总是跑出去,还曾被邻居看见过。所以.杀他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我。”她看着刘琳越来越复杂的表情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还可以这样吗?

    “你清楚什么啊清楚!”林晓见劝说再一次失败,情绪快要崩溃了,“警察都这样说了,难道他们会骗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再好好想一想,这些监控,真的没有被任何人碰过吗?”刘琳再一次问道。

    严霜的状态,实在太令人担忧了。她甚至从未想过替自己辩解一句,就彻底认定了自己就是那幕后之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事实摆在眼前,我能选择逃避吗?”严霜收起凄楚的笑容,正色道。

    她将眼神对上了刘琳,轻轻启唇:“刘琳,将我带回警察局吧!因为,祁郢就是我杀的!”

    不知是严律方才说的话,给了她巨大的勇气,还是她忽然间醒悟了。

    “严霜,不管你做了什么,都要记得!爸爸和妈妈的怀抱,永远是你可以停留的地方,你永远是我们最爱的女儿!”他哑着嗓子,对着湖中的严霜说道。

    见没有必要隐瞒了,严霜朝她点了点头,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她发誓,严霜说的每一个字、每一句话,她都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严霜,你知道这件事情不可以乱说的。”刘琳抬头看向严霜,目光锐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严霜实在听不懂,对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因为.”刘琳又重重叹了口气,说道:“虽然医院的监控拍得不太清楚,但我可以非常确定地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杀祁郢的,是个男人!”


  (https://www.baishuzhai.cc/ibook/86761/86761466/36064929.html)


1秒记住百书斋:www.baishuzhai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aishuzhai.cc